陈春花:中国管理研究必须面向中国管理实践

导语:10月14日-15日,以“数字化生存与管理重构”为主题的2017中国管理·全球论坛在上海富悦大酒店举办。会上,来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陈春花教授分享了自己对于当前中国管理模式的研究成果,并和与会的中国企业家和学者讨论了关于中国管理研究必须面向中国管理实践的话题。

陈春花

尊敬的龙永图部长、尊敬的少春主席,尊敬的各位管理模式杰出奖理事会的教授和同仁,尊敬的企业家朋友和各位来宾,以及线上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我其实觉得自己很幸运,我的幸运是源于在我开始学习管理、研究管理的时候,我到了珠江三角洲,当时的珠江三角洲诞生了一大批真正用自己的能力获得成功的企业家,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什么叫中国管理。还有一个幸运,是遇到了少春主席,我们不约而同地决定推动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就是让学者与业界对话,让我们有机会共同去讨论什么叫中国的管理实践。

真正的管理实践,才能促进新管理理论的提出

今天在这里,我们回顾十年,我们开启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成立了一个50人或者是超过50人的对话机制,发起人是25位企业家和25位学者。我想这样的一个启动只为一个目的,那就是我们能否发现管理实践之美,管理理论之美,管理进步之美,并且受益于它的员工、投资人、伙伴等,同时受益于这个社会,这是管理给予我们最大的帮助,也是它最大的意义。

我们有幸在这样一个时间点,这样一个时间端口做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想这是我们很幸运的地方也是我们责任的地方。我就借十年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遴选和颁奖的这样一个时间点,谈一谈“中国管理研究必须面向中国管理实践”这样一个话题。

大部分的管理理论,其实都是在20世纪5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之间发展起来的。为什么这一时间点,理论会如此巨量地释放出来?就是因为20世纪50—80年代,是美国和欧洲经济快速发展,工业化最高速的时期。

那段时间组织管理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复杂情况,这些复杂情况反而促进了各种管理理论的出现。因为你必须回答或者是去解释这些现象。到底什么样的情境促进新管理理论的提出呢?我们现在知道这个答案了,那就是它肯定是要有真正的管理实践,我们现在才会看到这些理论。

从管理研究的角度来讲,很多学者知道我坚持这个观点,那就是你对观察到的现象要有非常长时间的体验。我们之所以愿意做50人论坛,之所以愿意在少春主席和金蝶的帮助下,过去十年去专注地做这一件事,就是我们相信我们走下来,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十年走下来,我们一定是能找出那些感同身受的东西,找出那些解决问题的东西。

找出那些让我们从困惑到清醒,最后到自信的背后的那些东西,而这恰恰就是管理研究要做的事情。

从“为什么”出发,寻找管理学任务

 当通过深入企业的体验和观察时,你更要有能力去记录我们这些企业它形成实践的摸索,并且提出那些称之为“为什么”的问题。

就像胡季强(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告诉大家,他会问他的核心团队几个关于“为什么”的问题。我相信当他的团队能够回答,而且这个回答不仅仅是文字上、语言上,还是用行动在现实管理和日常生活中回答这几个问题的时候,那么这个团队一定可以推动这家企业成为最好的企业。

所以我们除了希望提出“为什么”的问题后,更重要的是理论学者还能做一件事情,当“为什么”的问题提出来时,能够在此基础上借助于研究的专业,借助于我们在学术当中所讲的认可和推理的过程,得出新的概念和理论,这是真正的理论本身所能做出贡献的价值。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寻这些规律性的问题,然后给出解决方案——这就是学者的任务。

而承担属于我们自己的任务,就像我们的企业家们承担任务一样,他们要创造一个个伟大的企业,而学者要贡献对世界有意义的理论价值,双方的组合就使得我们能够为世界的进步,做出一些贡献。

三个杠杆加三十年,让中国撬动世界

怎样撬动世界,根据我三十年的经验,我认为中国利用三十年便可以撬动世界,是因为我们有三个杠杆:第一个是善于学习,我认为我们有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地方,就是中国的企业家和中国的学者,他们非常努力地学习,直到今天我们从未懈怠,这是撬动世界的第一个杠杆。

撬动世界第二个杠杆是以成本换来了市场,以更大的努力,更加艰辛的付出,求得了一个非常好的市场,然后我们有自己的创新,以自己的创新换得了市场的认同。

最后一个杠杆是我们用一个“中国速度”赢取了全球的资本,让它同我们走在了一起,这是中国撬动世界的三个杠杆。

明年我们将迎来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大可看看到时候,我们又增加了什么杠杆,又有什么机会在国际舞台当中真正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我相信在座的很多学者、很多的企业家会一起求得这一答案,而且这一答案将支撑我们走向下一个四十年。

从三个问题,看管理研究学者该做的事

 就像金蝶谈有关“云”的概念,已经帮助很多企业走向了传统企业转型之路。下面的这些东西同样给我们非常大的帮助:一个是影响我最大的学者德鲁克,当我们回顾他的贡献时,就会发现他回答了非常多的管理实践问题,比如说管理中应该如何面对?管理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他认为,应该激发人的善和对根本责任的认知。比如说管理作为独特的组织活动,到底如何设定自己的结构。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管理的成果如何评价,其著作《卓有成效的管理》,明确告诉你,卓有成效是可以借鉴,每个人对管理充满了信心,当他清晰地回答这些问题时,我们都知道管理实践取得的成功,成为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创新。在20世纪所有伟大的发明当中,管理的发明列入其中。

他说,自己在集中的时间内,产生6本管理著作的原因,就是因为那段时间从事了商业咨询活动,他认为管理研究的价值,必须回答三个问题:第一个管理研究要解答实践问题;第二个管理对提升现代社会非盈利机构也很重要;第三个管理教育必须应用于实践中,将工作的经验必须拿到课堂上分析。

我想这也是在座的所有学者要做的事情。我今天主要站在学者的角度跟大家讨论话题,希望我们能够像德鲁克所说,“世界一定会听到中国的分享”。他说,管理者的资本不可能依靠进口,中国的发展就是培养一批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他们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管理者,他们熟悉和了解中国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并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文化、社会和环境中,只有中国人才才能建设中国。

比使命更重要的是行动

比使命更重要的是行动,希望十年的杰出奖评奖能得出一个基础,希望下一个十年,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实践能够引领中国的管理研究,并通过双方共同价值的贡献可以让我们走得更远。

人的高度并不是思想决定的,其实是由你的双手决定的。只要你愿意行动,理想一定会变为现实,因为理想和现实之间只有一座桥,那座桥就叫“行动”。预祝中国管理模式杰出奖持续走下去,预祝每一位企业家所带领的企业拥有站上世界级舞台的机会,也预祝我们有能力去与世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