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媒体

中国软件业的“阵痛期”

特色图片

  .Com泡沫破灭之后,软件业终于“水落石出”。   2001年,在阴云密布的IT市场上,国内软件企业意外撑起了一片“晴空”。最突出的一个表征就是在资本市场上,软件企业第一次破天荒地成了“香饽饽”,紧随在金蝶、用友之后,拓普、南大苏富特、新利、连邦等一批国内软件企业纷纷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圈钱圈地”,金山、速达、浪潮通软等企业也加速了上市步伐。在香港创业板流行的一种说法是,只要一提到内地软件企业,投资者眼前就会陡然一亮。除了资本市场环境的改善之外,软件业的政策环境也已经是“今非昔比”。“推动正版”、“信息化拉动工业化”的一系列政策成了拉动国内软件市场“巨大内需”的得力杠杆,有评论指出,软件业正和汽车工业一起,成为国家立法保护的仅有的“两个行业”。   在全球化风潮不可阻挡之下,一个行业光是依赖国家保护,作用终究有限,最终的结果还得市场来投票。国内软件业在“保护”中借助资本市场实现规模化的同时,不能不正视中国即将加入WTO所带来的影响。如果按照经济学家吴敬涟的注解,WTO给中国带来的“机遇”应该视为同时也是对这一挑战的应对,金蝶总裁徐少春则认为,在未来3—5年内,国内软件业面临的“挑战”会大于机遇。   经历了10年来的发展,国内软件业已经出现了模糊的“群体”轮廓,但以质而论,大都是处在“散兵游勇”阶段,不仅缺少SAP、Oracle这样的行业旗帜,而且一个真正的产业价值链远未形成,像众多软件企业一窝蜂地挤进ERP管理软件领域,在这些方面都表露无遗。   随着中国对外贸易政策壁垒的逐步消除,越来越多的国际软件巨头在觊觎中国这一巨大市场,从而会采用直接投资、合作甚至兼并等多种形式大举进入,CA近年来在国内软件业的“左冲右突”就是一个典型例证。要应对这一挑战,国内软件企业的一个当务之急就是,必须在未来3、5年内迅速提升其竞争力,加强与国际国内厂商的合作,以进一步提高市场占有率,在此基础上真正形成一个健康、有效和良性运转的产业价值链。   如果说当年国产财务软件市场“一枝独秀”得益于国内厂商对于国情(国内独特财务制度)的深刻理解,那么,在今天炙手可热的ERP市场上,价格优势和对本土企业的深刻理解,也使得国产管理软件应用在中小企业里如鱼得水,这一领域内的过度竞争甚至引发了恶性的无序竞争;另一方面,国内大规模制造业并不发达,高端市场仍然为Sap、Oracle等国外厂商所把持,而在ERP之外的行业应用软件、软件加工出口、中间件等领域,国内软件厂商依然是乏善可陈。   眼下,国内软件业除了要应对规模化、技术和产品的创新能力等方面的挑战之外,企业的制度建设也越发凸现其重要性。金蝶在香港上市后,已先后向191名员工发放股票和期权,占到其员工总数的10%以上,在今后10年内,金蝶将在企业内部实行占总股本30%的股票期权计划,徐少春认为,像软件企业这样的知识企业,用制度来留住人才是最重要的。   软件企业要做大,资本只是需要跨越的第一道门槛。国内一家软件企业上市后,甚至只能将募集资本中的几个亿去买国债,而原先被纳入收购计划的几家小软件企业也纷纷“狮子大张口”。以前,我们已经把“中国软件企业为什么做不大”常常追溯到国民性的层面上,但无论如何,一方面我们的软件企业缺少眼光,另一方面,合作精神在这一行业表现之差,都是不争的事实。   国内软件业的问题还是得靠软件企业自身去解决。我们不能因为在操作系统、数据库这样的领域失去先机而在其他领域难有作为,也不能抱怨软件行业制度环境的不完善而一味地归咎于政府。随着各方面环境的改善,未来几年将是国内软件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与此同时,在新的游戏规则建立起来之前,中国软件企业也将迎来自己的“阵痛期”。从这样的意义上来看,金蝶这样的软件企业重新拾起了“软件航母”和“做第一”的想法,虽然这样的提法并无新意,甚至有些落入俗套,但对软件行业来说,却富有深意,国内软件企业能走多远,首先取决于企业领导者的眼光能看到多远。

分享:

相关阅读

关于金蝶如何购买服务支持合作伙伴联系金蝶

© 1993-2013金蝶国际软件集团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41751号-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