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媒体

徐少春:走国际化道路

特色图片

  【本报讯】在第三届脑库论坛期间,金蝶国际的徐少春向记者透露,金蝶将继续走国际化的道路。   做中国的SAP   徐少春说,他心目中的企业是SAP,一家从事数据库业务的软件开发商,发迹自一个从不为人知的德国小镇。自从有了SAP,该小镇声名大噪,每当SAP在那里召开年度用户大会时,一向寂寂无闻的小镇上车水马龙,商贾如云。徐少春说:“这是遥想中的金蝶未来图景,现在的金蝶距离这一境界还很远。”1991年,一直对复杂的人际关系敬而远之的徐少春砸碎自己的铁饭碗,8年的工龄换来360元的养老保险补偿金,随即他向岳父借了5000元买了一台286电脑编程,构成了他最初的创业资本。“我这个人很小就想做点事情。小时候想成为一个文学家,经常写诗、写文章,写得非常棒!后来想当一名科学家,也想当县长。”他说。   中国软件行业前途无量   谈到中国软件行业未来发展,徐少春有很多自己的见解。他说,很重要的一个现象是,在中国未来IT的发展中,软件投资增长迅速,中国已成为亚太地区(除日本以外)最大的IT消费市场,软件占9.2%。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中国用户已经越来越愿意掏钱买软件,软件在人们心目中的价值得到提升。“更重要的一点是,行业分散化、改革与IT技术革新给软件产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今天,有很多企业都在谈转型,转型的英文(Transform)也有变革的意思。比如金融行业,正在由分散的应用走向集中式的管理;医药行业,为了与国际化的竞争接轨,开始重视GMP认证;再有电力、媒体行业也逐渐加入到市场竞争的激流。这种转变会喷发大量商机,同时会催生出许多成长性企业。但成长性企业往往也最容易失败,因为在高速成长的过程中,如果内部管理不当,管理模式转变不及时,就会掉入鸿沟、摔下悬崖。在我看来,目前阻碍软件产业发展的不利因素有以下几点:缺少既懂IT技术又懂商业知识的双栖人才;软件盗版和知识产权保障问题;中国的商业环境还不完全成熟。如恶性竞争(价格战)、诚信危机、人际关系复杂等。但综合来讲,这些问题可以逐步得到解决,中国软件行业的发展仍然前途无量。”   义无反顾走国际化道路   徐少春特别善于描绘未来,他曾经描绘的未来:从财务软件发展到ERP,从深圳扩张到全国,以及到香港上市给员工期权,都变成了今天的现实,所以员工都很相信他所描绘的未来。他说:“做企业已经成为我的生活规律了。比如公司的发展、面临的挑战等公司的一切一切已经组成了我的生活,离不开它了。我是一个非常专一、专注的人。我希望金蝶尽快走向国际市场。”徐少春给定的时间是多则5-8年,少则3-5年。“我希望金蝶的精神永恒。企业的成功不可复制,成为像SAP那样的企业并不表示我们将效仿它们。”   徐少春十分看重国际化,他认为,资本国际化是中国民营企业国际化的捷径。他说,国际化经常被理解成要把产品卖到国外去,到国外开辟市场,但实际上进入国际市场非常困难,其中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民营企业直面国际化,“走出去”必须先“请进来”,即把国外的人才、技术、资金“请进来”。   同样是引进风险投资,徐少春称,引进国际风险投资比国内风险投资更有利于企业的国际化发展。   1993年,金蝶国际引入第一笔风险投资,即蛇口社会保险公司;1998年引进第二笔风险投资,即IDG。国际风险投资带来国际上成熟的管理经验,使企业享有国际商业资源,鼓励企业境外上市,决策效率高。在公司董事会内部占有一个董事席位,但不干预企业的运行和具体管理工作。相比之下,国内风险投资经常发生管理越位或缺位,鼓励企业境内上市,决策效率相对较低,相对来讲不利于企业国际化。   徐少春承认了金蝶要继续走收购之路。他说,能否形成战略上的补充关系,并购公司的人才队伍状况是金蝶选择并购对象的首要考虑因素。金蝶一直有在国际市场上收购一些好的软件公司的想法,同时金蝶在国内市场上的并购行动也在不断进行中。   他说,金蝶正在对海外的软件公司进行选择,需等下一阶段收购行动取得进展之后再宣布有关细节。而他本人,也坚持每月飞上海上EMBA班充电。“这个班由世界上顶尖的管理专家和一些会计专家、业务专家来讲课。可以了解一些国外管理者的经验,也可以同中国一流的企业家一起交流。”

分享:

相关阅读

关于金蝶如何购买服务支持合作伙伴联系金蝶

© 1993-2013金蝶国际软件集团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41751号-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