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媒体

金蝶北方换帅

特色图片

  6月13日,金蝶公司与中国南方机车车辆工业集团公司在北京签署协议,缔结“企业信息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尽管签约仪式并未搞得声势浩大,但南车集团总经理赵小刚和金蝶公司董事长徐少春都亲临会场,足见重视程度;尤其引人关注的是,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革局企业管理处副处长陈晓飞也出现在会场上,而南车集团正是国资委下辖的190余家大型企业之一。陈晓飞的到场为这次签约赋予了不同寻常的意义,这正是金蝶希望极力表达的。   对金蝶公司内部来说,签约南车集团是重整河山、力拼北方市场的信号–深圳的机场大道上,用友的广告醒目地矗立着,对于用友这种打到金蝶深圳老家的举动,金蝶自然无法安坐。   于是,在前任北方区总经理刘凡离开后,金蝶将原深圳区总经理仝孟辉调任北京,仝同时亦升任金蝶集团副总裁。据说,在深圳的时候,仝的业绩“总在以加速度成长”,而仝在来到北方区半年后首次露面即表明“希望把在南方的加速度带到北方”。   但在此之前,业界流行的说法是“南金蝶、北用友”。   一张大单   因为协议才签,所以南车集团的项目还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合同金额,但仝孟辉称:“南车集团下属企业有25个,平均合同额都在200万元以上,加上实施,这笔单最后的规模至少在千万元以上。”   南车集团是从原中国铁路机车车辆工业总公司分离成立的国有独资集团公司,在全国10个省市有25个全资及控股企业,资产总额达到209亿元,2002年实现销售收入132.89亿元。   显然,拿下如此规模的一个集团企业对正在北方市场发力的金蝶意义重大,但南车集团本身所处的行业属于传统行业,历史悠久也意味着结构庞杂,对国产ERP的要求也相应提高。   南车集团总经理赵小刚坦陈:“南车这样一个传统行业做信息化改造,不仅要在企业内部建立起信息化流程机制,更关键的是要形成一个适应跨国公司运作的产业模式,为以后发展做好信息化基础。”   实际上,早在2002年8月,眉山车辆厂即作为南车集团的试点单位,开始在金蝶的协助下全面实施ERP项目,历时整整四个月,才在2002年年底全部实施完毕。换言之,金蝶是经南车考核过关才脱颖而出的。   南车集团选择金蝶另一方面的考虑是,其下辖的25个分公司中有15个都在用金蝶的产品,集团平台使用金蝶也有利于维持系统的连续性。双方对此合作寄予了更多的希望:“这是一次战略合作,而非简单的购买实施合同。”   入围863的价值   开局不错的仝孟辉笑言:“南车做完了,就看北车(集团)–南车和北车就在同一栋楼里办公。”仝的目标自然不会局限于南车和北车,因为要维持自己“业绩总以加速度增长”的记录必须不断拿到大单。因此,他承认“国资委的190多家企业,我都在看。”   当原本偏居南方一隅的金蝶接连拿下科技部863计划、并攻城略地直捣北京的大中型企业时,用友也许要为其早期的掉以轻心后悔不已了。在去年国家科技部遴选ERP项目的参与企业时,也许王文京实在想不到用友会在自己家门口失手,所以据称用友只是请了一位博士后作为申报人。   而早有北进之心的金蝶却在863项目上布下重兵,不仅徐少春亲自批复要“重点办”,就连项目负责人亦是早在1998年即有产品入选863重大目标产品的吴强,而吴强则是金蝶收购的开思软件的核心人物。   结果公布,金蝶入围、用友惜败。这个结果对提升金蝶的知名度、尤其是其作为一家南方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在大型国有企业集中的北方市场的知名度意义深刻。吴强当时就说:“入选863不是说这几个项目我们从国家获得资金支持,相反,金蝶还要为此投入资金,但金蝶看重的是参与到863之后获得的来自国家机构和相关单位的支持。”   仝孟辉在北方做了半年,总结北方市场的特征是:“国有大型企业多,有相对固定的风格,管理流程也优于南方企业,但缺乏先进的管理工具提升效率。把我们做南方民营企业积累的经验和北方市场结合,会有不错的结果。”   在还未到年终述职的时候,金蝶高级副总裁金卓君已经代表徐少春向华北区发了一封贺信,祝贺华北区签约河南神火集团、焦作万方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张家口卷烟厂及济南重型汽车厂。

分享:

相关阅读

关于金蝶如何购买服务支持合作伙伴联系金蝶

© 1993-2013金蝶国际软件集团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41751号-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