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媒体

徐少春:“我在路上”

20120920150859_6091

【导读】他与金蝶的转型,让他觉得人的价值就是在过程中,无远弗届。

徐少春:“我在路上”
  导语:他与金蝶的转型,让他觉得人的价值就是在过程中,无远弗届。
  1983年至1985年,南京工学院电子计算机系毕业生徐少春在武汉一家800人的工厂里上班,任务是给磁带盒拧上螺丝。倘若“安守本分”,他的人生将像面前的流水线一样,循着一定的轨迹向前运行,波澜不惊。 
  然而,单调重复的工作并没有颠覆徐少春对人生的想象—进厂没多久,他便“扬言”要当厂长,以改善这家工厂的管理水平。尽管他曾无偿为财务部同事编写了一套工资核算程序,大大提高了发放工资的效率,但在那个论资排辈的年代,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理所当然地梦想落空了。 
  后来,梦想改变世界的他干脆放弃这份“无望”的工作,考去财政部科研所读研究生,专业是财会电算化。三年的求学时光之后,他获得了一份在山东省税务局“坐办公室”的工作。但这份工作甚至比当初在流水线上的工作更“短命”—不到两个月,他便辞职南下,来到热浪袭人的深圳。 
  在这个“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城市,他从蛇口中华会计师事务所的普通职员做起,三年后创办了爱普电脑技术有限公司。现在,他是金蝶国际软件集团董事局主席。他的公司员工近10000 人,拥有超过100 万家客户、3000 家合作伙伴。他倡导“云管理”,希望帮助中国企业在管理上跃上“云端”。 
  在外人看来,徐少春似乎一转身,便能开辟一片崭新的天地。这位年少时骑在牛背上遥想天边之事的农家孩子,正在越来越接近自己的梦想。 
  如果仅将此看作一个农家孩子的奋斗史,人们可能会忽略这样一个问题:在徐少春身上,为何总有重新出发的勇气? 
  “家长”变为“兄长”
  在中国企业界,被与激情挂上钩的企业家不胜枚举。早年媒体形容徐少春,也不免用上“激情”二字。他自己也不讳言:我是一个热血沸腾的人。他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叫爱普,源自英文缩写APT(Accounting Process Technology), 徐少春将其音译为“爱普”,意为要“将爱普洒人间”。他喜欢读“具有英雄情结的书”:读完人生中第一本小说《林海雪原》后,他立志要做少剑波那样的英雄人物;成名后在飞机上读毛泽东传记,哪怕情节并不陌生,到激动处仍会热泪盈眶……2012 年7 月10 日,在徐少春宽敞的办公室里,他告诉《世界经理人》:如果国家发生战争,我肯定丢下所有的事上战场。 
  企业家的性格和企业的“性格”总有着必然的联系。苹果公司前CEO 吉尔?阿梅里奥(GilAmelio) 曾说:“苹果公司是1 万个乔布斯的集合体,乔布斯就是镜子里的苹果公司。”徐少春也笑言:“我是个有激情、有梦想的人;金蝶是一家有激情、有梦想的公司。” 金蝶的几次转型可以为明证—从最初的财务软件变身为以ERP为主打的企业管理专家,从ERP 厂商向云管理产品服务商转型,也正努力将自己打造为“输出管理思想的公司”。 
  光有激情并不能成就一家企业。心理学家分析,激情往往导致自恋,它会使人严重不信任他人。同样以乔布斯为例,上个世纪80 年代后期,这位被称为“激情无人能比”的神话人物因为专断而导致决策失误,曾一度将苹果公司带入濒临破产的绝地,并最终被赶下CEO 的宝座。可见,激情的野马如不套上理性的辔头,往往于事无益。 
  曾有媒体这样描绘徐少春:他骄傲、自负,喜怒形于色,并且事事亲力亲为,这使得他在具体管理和执行时不免流于感性和强硬。尤其是在处理人际关系上,他还不够世故和圆融。他自己也承认:“以前我奉行的是家长制,很多人说我在公司里是独裁。这就让很多人有委屈,甚至也有人从此离开了我们这个队伍。” 
  事情发生在1995 年,“离开队伍”的是公司的开发部经理、市场部经理和副总工程师。后来他们开发出了界面、内容甚至源代码都跟金蝶一样的永信会计软件,并声称专门针对金蝶软件的缺点。尽管金蝶很快诉诸于法律并成了赢家,徐少春却不得不反思自己管理风格上的不足。 
  多年管理经验的积累,也催化了他的转变—“2003 年,我开始由家长式向兄长式文化转变。”这位“兄长”开始欢迎大家提意见,并对那些有独到见解的员工表示好感。金蝶员工称:“Robert( 徐少春的英文名) 在变,跟人讲话更平等了,方式也更温和了。”甚至有人说:“我经常与Robert 吵架,有时候把他气得说不出话,但是过后他还是告诉我,怎么想就怎么说,不要附和他。”说这话是现任金蝶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 的田荣举,在金蝶管理层,敢于和徐少春顶撞的“强硬派”不止田荣举一人。激情和理性总是相互搏弈,尽管激情挥洒,徐少春却立下标准:任何时候我都不会偏离一个准绳:那就是是否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有利。 
  性格里的坚韧
  创立爱普之初,徐少春身兼程序员和销售员,晚上熬夜写程序,白天便骑上摩托车穿梭于蛇口和深圳市区,向各公司挨家兜售他的软件。他的妻子曾调侃他:“你以后不用染头发了。”因为深圳街头的灰尘已经将他的头发蒙成了黄色。虽然艰辛,但对于未来,他却很笃定。凭借在中华会计师事务所积累下的老客户资源,徐少春仅用一年多时间就销售近百万元。 
  1993 年徐少春创立金蝶,但爱普的幸运却没有在金蝶身上重演。此后三年,它一直是深圳一家渴望成长的区域性小公司。当时,国内财务软件市场上拥挤着若干本土新锐和世界大鳄,前者如小蜜蜂、金算盘,后者如SAP、Oracle。一直被业界和金蝶相提并论的用友当时已由成立之初的“用友财务软件服务社” 进化成了“用友电子财务技术有限公司”,并牢牢占据了北中国的半壁江山。
  直到1996 年,金蝶开发出了基于Windows的财务软件,凭借技术优势一举攻向全国。后来者居上的故事在企业界曾上演过无数遍,如微软之于IBM、谷歌之于雅虎。然而,上天显然并没有过于偏爱徐少春。尽管他一点点将比分追平,但他仍不满足,更希望超越自己。
  他曾主动向媒体提及的一个事例是:2007年,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只要在通风不良的房间里,或者是车速稍快,他就会心脏不舒服。他怀疑自己得了心脏病,在辗转半年求医之后,他的“病情”终于得到确诊:这并不是病,而是过度焦虑。 
  商场上的起落跌宕不过是兵家常事。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角力中,徐少春也挺过了那些艰难的日子。他始终坚信:“我无法绕过竞争对手,竞争对手也无法绕过我,而最强的竞争对手就是自己。” 
  徐少春的坚韧之处还在于:当身处的环境发生变化时,他能不断修正自己,从而站在更高的起点,开始下一段旅程。他自称:每隔一个阶段,他都会调整自己的人生目标。刚开始创业时,他的理想是让财会人员从繁琐的劳动中解脱出来,故而有了当时流行的那句话—账海无边,金蝶是岸;当单纯的财务软件不能适应中国企业管理需要时,他的目标又变成“要做中国最大的软件企业”,甚至是“亚太区龙头软件企业”;现在,他希望能把中国企业的优秀管理实践带到国外去,让中国管理模式在全球崛起。 
  在当今企业界,人们崇拜的对象是乔布斯以及像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 那样的天才式人物,然而,那些自曲折与狭窄之地走来,在人生中经受磨砺的企业家们,因其性格的坚韧,反而显得更有生命力。 
  修行在当下
  “请做一个凶一点的表情。”摄影师对徐少春说。 
  正对着相机的那个人双手叉起腰,使劲瞪圆了眼睛,周围的人却笑了。 
  镜头前的他架着眼镜,面容清矍,眼睛总是眯缝着,看起来完全是一位随和的长者,谈笑间甚至颇有禅意。金蝶的新员工们都喜欢用“ 儒雅”二字来形容他,这与他早年动辄用“残忍”的语言批评下属的形象大相径庭。 
  在他的办公室里,挂着两幅台湾星云大师的手迹—“ 心闲”和“ 无我”。在徐少春看来,“无我”是佛教中的最高境界:当一个人做到无私的时候,你根本不考虑自己,没有任何私心杂念,这便是一种最高境界,在这种最高境界的人,往往会散发出强烈的正能量。 
  如何才算正能量?徐少春的解释是“积极的力量、阳光的力量”。传达积极友善的力量,这便是正能量。“始终努力要求自己要展现正面的力量。正能量。从我自己做起,只有这样你才能够改变周边的环境,然后有一天我们改变更大的环境。” 
  现在的徐少春,自称批评人会更加包容。“我现在会更加从全局的高度来看,比以前看得更深了。我要看他的内心,你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错误,不断地刨根问底,不断地追寻内心。” 
  他自己的内心也跟以前大有不同。“以前的我非常的急躁,我要干的事情就必须要干。但是现在不一样,我认为修行在当下,只要坚持做好每一分钟,结果就会自然达成,所以,我更在乎现在每分每秒的执行。”他的思想,与佛家“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智慧出于一辙。他似乎正在向思想家转型的路上。 
  那次“疑似”心脏病以后,徐少春开始寻找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这也给他后来提出的“工作生活化”提供了灵感的火花。在金蝶推出企业微博以后,徐少春似乎比以前更忙碌了,他总是手上拿着手机或者笔记本电脑,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处理工作。但他却认为自己的生活反而更轻松了。“因为工作场所发生了变化,我在家可能穿着睡衣和拖鞋,也不用绷着脸,以一种轻松的方式工作,所以心情会很放松。” 
  他理解的生活是纯粹、忘我的生活。比如打篮球的时候就只是运动、奔跑,无关其他,只活在当下。在工作和生活的两极,徐少春渐渐取得平衡,他的性格也越来越宽容大度,眉宇间流露出东方的人生智慧。
  回归到原点
  徐少春称自己曾是很崇洋的人,他坚持让全公司员工直呼其英文名Robert。当初来到深圳,也是被这里国际化的氛围所吸引。“我从火车站直接到了我后来的工作单位,进去以后我吃了一惊,事务所的同事们个个西装革履,头发梳得非常整齐,提一个很大的公文包进进出出。他们讲话经常冒出一两个英文单词,或者说广东话。”这些像港片中走下来的人物,让徐少春感受到了深圳国际化的味道,并为此有很强的兴奋感。 
  然而,领导金蝶近20 年,跟无数位企业家的接触,却让他有了一种探索中国管理模式的使命感。“我觉得光从西方文化当中寻找这些技术方法,远远不够,我们必须要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寻找根的力量,所以我开始对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历史感兴趣,包括佛教,我们把东西方文明结合起来,打造一种新的管理模式,并把它贡献给世界。” 
  尽管曾仕强提出的“中国式管理”备受诟病,管理学家们也一再认为“管理无国界”。但徐少春却说,中国有自己的管理模式,它虽然还不能够在全球垂范,但却足以引起世界的注意。 
  从理性的角度来讲,他所倡导的中国管理模式,主要有三点内涵: 
  第一,中国管理哲学。我们是中国人,所以要提倡传统的伦理哲学,特别是像以人为本、和谐自然; 
  第二,现代管理科学。谈中国管理模式,并不拒绝西方的现代管理思想。美国的,日本的,包括我们中国自己的管理思想都是其组成部分; 
  第三,成功管理实践。从实践的角度来看,包括流程管理、信息管理、内部控制、行为规范等。 
  感性的角度,中国管理模式更像徐少春当初天下大同的理想。他声称,从北京龙泉寺的小沙弥灿烂的笑脸上,他看到了中国管理模式;从中国农村纯朴的民风中,他看到了中国管理模式。 
  “很多事情是渐渐地回到原点,我们公司过去的文化是六个字:敢想敢干敢当,是受了当时深圳‘敢为天下先’氛围的影响;但是后来我觉得光有这种冲动和激情还不够,就把‘诚’放进去,变成诚忠、诚信、诚实。再后来我又把它改成爱心、诚信、创新,现在又改成激情、专业、团队、赢。” 
  这种一直在调整的价值观在遇到台湾宏创始人施振荣提出的“王道思想”之后,开始“回归到原点”。徐少春参加了施振荣“ 王道薪传班”,并在“王道思想”的基础上,提出“走正道,行王道”的金蝶价值观。 
  “当我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六个字。这六个字是产生自内心的信念,你激情也好,专业也好,团队也好,赢也好,这些都是你的行为,你的表象,但是你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源自于你内心的改变。”故而在徐少春看来,从“走正道,行王道”开始,金蝶开始  找到一种更强的精神力量,并由此重新出发。 
  当请他评价一下自己的时候,他有些“答非所问”:我在路上,在修行的路上,永无止境。在他看来,人的价值就是在过程当中,而不是在于结果,无远弗届。

  详情:http://download.ceconline.com/dm/CEC_201209_I.PDF?source=sina


分享:

相关阅读

关于金蝶如何购买服务支持合作伙伴联系金蝶

© 1993-2013金蝶国际软件集团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41751号-21